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美伊军事对峙之后,多样化战争的风险大大增加了!

发布时间:2020-01-07相关聚合阅读:大大 之后 风险 战争 军事

原标题:美伊军事对峙之后,多样化战争的风险大大增加了!

特朗普的对伊朗苏莱马尼的暗杀行动,引发了外界的各种猜测,随即美国更是派出了两艘航母抵达中东海域,形成对伊朗的海上压制态势,而伊朗领导人和民众更是情绪激烈,伊朗也在前线调兵遣将,剑拔弩张的军事对峙局面业已形成,受此影响美元大跌黄金普涨,关于双方对峙结果及战争爆发可能性的猜测始终没有停止,多样化战争的风险大大增加了!

海上庞然大物

关于特朗普实施军事暗杀的动机分析

特朗普在决定对伊朗军事领导人采取“定点清除”的暗杀行动之前,不可能像美国媒体所言,作为总统的特朗普在进行一场豪赌。这种说法纯粹是一种无稽之谈,更可以当作是为美国真正的军事行动施放烟雾弹,这种说法是完全情绪化的猜测,根本没有任何依据,千万不可相信这种舆论宣传的说辞。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特朗普下令杀害伊朗情报领导人。这是他危险的赌博——赌上了他自己的政治生涯,也赌上了其他许多人的性命。与之相呼应的是,英国广播公司(BBC)也持相同的看法,他们也认为特朗普的这一行为是没有经过事前精心筹划的随机动作,他们反问道:“杀害苏莱马尼,特朗普有战略吗?”

英国广播公司

他们还援引美国前国务卿助理克劳利(PJ Crowley)的原话,“特朗普不是什么大战略家。他活在当下,凭直觉行事。如果他考虑了后果,才会让人惊讶。”这是借以证明特朗普的愚蠢吗?稍微思考一下,便会觉得这件事透着无尽的诡异!

BBC报道截图

但是,美英的新闻机构有一点是认可的,那就是伊朗的战争门槛很低,而且伊朗人民擅长令西方极为头疼的特种作战,他们认为,中东已经不安全了,欧洲好像也不是那么安全了!

在他们的分析报道公开不久,美国军方就有了新的动作,海军下令杜鲁门号航母紧急赶往波斯湾。杜鲁门航母1月5日抵达阿曼湾,伊朗也宣布正式退出伊核协议!

这个时候的国际社会大多都在同情伊朗,在伊朗国内乃至国际上都出现了大量针对美国暴行的强烈愤怒和谴责。

成千上万的伊朗人参加苏莱曼尼的葬礼

当地时间周一,也就是1月6日,成千上万的伊朗人涌上了德黑兰街头参加苏莱曼尼的葬礼游行,苏莱曼尼以及同样死于3日巴格达机场袭击事件的伊拉克民兵组织领导人阿布·迈赫迪·穆汉迪斯的灵柩被聚集在德黑兰市中心的哀悼者们传递过头顶。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祈祷时对着灵柩痛哭落泪,伊朗举国上下对苏莱曼尼之死的愤怒表露无遗。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总统鲁哈尼在德黑兰为苏莱曼尼少将的灵柩祈祷

但是也有一些媒体和机构发出不同的声音,他们还在指责伊朗以战争相威胁的举动!他们无视美国在海湾地区部署的林肯号航母战斗群,以及两栖攻击舰打击群。他们也无视美国在卡塔尔、阿联酋和沙特派驻的多架B-52战略轰炸机,以及大量的F-35、F-22战斗机,梯次配备的爱国者防空导弹阵地等等。

美在中东已经部署两艘航母

为了威胁并慑止伊朗可能发动的报复性袭击,特朗普在第一时间就警告伊朗,如果美国人受到了伤害,或美国目标受到了袭击,他将下令攻击伊朗重要的52处目标。刚刚抵达阿曼湾的美军杜鲁门号航母进入高度戒备状态,紧急起飞多架F/A-18“大黄蜂”舰载战斗机,以防范遭到来自伊朗的袭击。这些可以轻易发动一场现代条件下的战争了!

美航母处于战斗状态

杜鲁门号航空母舰是20世纪90年代美国建造的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8号舰。杜鲁门号是以美国第33任总统哈里·S·杜鲁门命名。该舰于1993年开始建造,1996年9月13日下水,是世界上最新造的几艘超大型作战用船舰之一。该舰于1998年7月编入美大西洋舰队服役。

杜鲁门号航母

杜鲁门号航母从舰首到舰尾总长是332米,在水线部杜鲁门号航空母舰分测量长约317米,所以飞行甲板的宽度达76米,在水线部分测量的宽度是41米;吃水11米;正常排水量91487吨,装满3个月海上航行和作战使用的全部油料、淡水、食品、货物之后的满载排水量97000吨以上,所以被喻为“海上钢城”。它的主机采用2座核反应堆,航速30节(56公里)以上,连续航行25年才需要更换一次燃料;装有4组8000千瓦发电机,4组可提供应急动力的2000千瓦发电机,据称其发电量相当于纽约市的总用电量。

仅仅是美国人部署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力量就可以把伊朗所有军事基地连根拔起。

伊朗将会如何反制美国?

历史证明,伊朗拥有强大的网络战能力。虽然就网络战的能力而言,伊朗的排名还在俄罗斯之后,但伊朗拥有能够完成侦察和目标分析的团队。除了“阻断服务”攻击,伊朗还可以发起网络间谍、勒索软件和破坏性攻击等网络空间的作战行动。

黑客发动网络袭击

目前还有一些独立的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伊朗的黑客组织和个人,把攻击的矛头对准全球供应链和美国基础设施,比如美国的电力设施、电网、工厂、桥梁和水坝等目标,那么美国的企业很可能受到冲击。

胡佛大坝

伊朗黑客可能无法渗透进像国家安全局、中央情报局这样的机构,或者谷歌和亚马逊之类的科技巨头。但是客观而言,美国大多数公司的网络防御工作并没有做到那么完美,很容易受到伊朗黑客的攻击!